黑洞旅行日记

星历xxxx年xx月xx日

很荣幸地,我偶得了一张黑洞观光票,并在三天后随团参观了黑洞[1]

三天后的那个下午,我只身一人乘飞船前往半人马α星,那里有最近的超大型空间站,我们的观光团就从那里出发。短暂地在α-e行星休息后,我们一行人登上了观光飞船,每人手里拿到一份《黑洞旅行说明》和《星际穿越旅行守则》。在无聊地读过之后,大约是二十分钟后,飞船启动出发了。

在启动的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脑子一晕,窗外的星星连成了线,然后整个飞船变短了,我失去了知觉。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阵颤动,窗外的星线不动了,我慢慢醒来,只听见飞船的中央广播声:

欢迎您乘坐本公司观光飞船参观天鹅座x-1黑洞。这将是一次真正的死亡之旅,不过请您放心,本公司科研专家已成功破解黑洞乱序信息重组技术,并能在一定空间内重译信息以使您安全返航。相关危险已向星际警察局备案,您的人身安全受星际平安保险公司担保。

从乘务舱过来一位美女解说员[2]接着广播说:“现在,请各位找到座位左扶手下的防护按钮,像这样打开防护罩并继续按住防护按钮,像这位先生一样操作,座椅会展开叠装在座椅内的透明黑洞旅行服[3]并自动缝合。这种黑洞旅行服由特殊技术生产,经过大量实验验证,其可以保护乘客在进入黑洞后仍能通讯,即您可以听到我的解说并安全返回。”

解说员一边说一边带我们走进了交流舱。还别说,穿着这套黑洞旅行服完全没有不舒适的感觉,行走完全不受约束。接着解说员又嘱咐了我们一些知识,但我没心思听,一股脑儿只想着看黑洞,完全没意识到这个舱已经在减压泄气了。不一会儿,这里成了真空舱,舱门开启,解说员告诉我们可以出去了。乘客面面相觑,不敢先动一下,只一位勇敢的大哥一个大步踏出,然后瞬间消失,这一幕吓得身边几个年轻女孩惊叫——我可以通过黑洞旅行服感知外界信息。接着在众人的裹挟下,我不甘示弱地也一步迈出。

一刹那,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人用力甩了出去[4],感觉不受阻力地飘向宇宙深处,周围那么安静,静得可怕。我深吸一口气,全身不住地冒冷汗。正绝望时,我突然听到了解说员温柔的声音:“各位乘客您好,您已被飞船释放,您将在黑洞的引力下绕其旋转约两百周后坠入事件视界[5]。请不要惊慌,您的一切状态都受飞船追踪监控,不会有危险。”但此时焦急的我忍不住质问到:“我为什么在向黑暗飘?”解说员回答:“这位乘客,为了防止您过早冲入事件视界,我们是从飞船背黑洞一侧释放乘客的。稍后您将在引力作用下靠近黑洞。”“谢谢”。我心有余悸地将信将疑着道谢。还好还好,我又能听到周围的声音了——那几个女孩尖叫声太大了。

不一会儿,我注意到了第一个出去的那位大哥就在我前面,在黑漆漆地背景下目测不出我与他的距离,一瞬间看着好像那么远,一瞬间对比黑暗又感觉那么近。不知多久,我感觉我在远离背景。我尝试着转了一个身,这时我才发现,因为刚才的恐惧,我早已全身湿透,腿和手都在颤抖。好在我成功地转身了——远处的美景一下子吸引了我——那个黑洞就在眼前。因为引力透镜效应,它背后的星星都挤到了它的周围,看上去黑洞就像一个深邃无际的隧道,连接着现实与虚无,而其实我明白,我看到的边界也不过是事件视界,还不是黑洞本体、那个奇点。就这样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慢慢靠近这个巨大的隧道,我的心跳再次加速,手心再次冒汗,着实比刚才还刺激一百倍,以至于我不记得黑洞旁边的飞船有多么渺小了。

黑洞在渐渐拉近,我的速度急剧增加。我尚不清楚我的加速度会有多大,只是在高速环绕黑洞,干数着我超越了外围的观光飞船一圈又一圈,我逐渐感觉手指纤长了。宇宙开始拉远,像在远离另一个更大的隧道。又过了几周,我已经感觉到整个人都被拉成了一根“面条”。多亏了这身几乎隐形的旅行服,我才能有知觉,而此时的宇宙已经几乎变成了一根管子,一根正在远离我的管子。数到近两百周时,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就在黑洞事件视界边缘,那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但我尽力伸出手,手像一处激光般向前方飞去,却也仍然不能到达真正的边缘。整两百周后,我终于挨近视界并一下子坠入,后知后觉。

虽然我还有视觉,但我已看不到自己的形体,同时通讯似乎中断了,解说员的声音断续出现。趁这时,我全方位观察了一下周围——什么也没有,完全的黑暗。我只感到自己静止在了黑洞中心,永恒的不动点。之后解说员的声音逐渐清晰,她说她正在通过飞船转译信息系统将有序的电磁波传入黑洞视界中进行通讯。她还说在进入黑洞的一瞬间,所有的物质都完全崩解,包括光子,但科学家根据研究成果,已能成功地计算出物体被分解后的能量排列时空方位,并以此传入一条特殊调制的电磁波,在黑洞中物体能量与外界之间建立单向的超四次元连接。她后来还说了很多,但我已经听不懂了,总之就是介绍他们的科技原理及成果。我猜解说员也不过是拿着稿子念给我们听罢了。

身处如此绝对的黑暗中,我只感到放松,空间的全方位相同性让我误以为自己处于静止状态。我闭上眼享受这一惬意的静谧。那一刻,许多美好的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仿佛我又经历了一生。从呱呱落地到如今,万千世界美好令我陶醉,我像做梦一样地浏览着过去属于我的一切经历:那是儿时和爸妈拍照,我还抱着一大瓶雪碧;那是初中停电的晚上,我拿着手电筒照在自制的地球仪上炫耀;那是……那是……那是谁?疑惑得,我大致辨认出那是我躺在病床上,旁边的儿女伤心地拭泪,而我依然乐观地安慰眼镜哭红的小女儿,想要告诉她人总有生死,看淡一些。我被那场景吸引,竟也不自觉地伸出手来,像画面中的我一样抚摸女儿的脸。

一切那么温馨,突然我被来自旅行服的警报吵醒:

警报!警报!您正在用意念逃脱黑洞,这将引发不可预知的危险,您已触发返回程序[6],五秒后自动返回。

我正后悔,又忽转留恋,干脆放下心享受那最后一刻美好的画面,伸出手轻抚女儿,拭去她眼角的泪,然后收回沉重的手——一霎那我仿佛听到了女儿的哭喊声——一转眼,我从飞船的座位上醒来,忽觉眼角有泪。正欲擦去,又感觉手心还是那么温暖,轻抚的感受仍然存在而清晰。

这时解说员走来问我:“先生,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让你不由自主?”我回答:“是啊,太神奇了!我也不知怎地触发返回程序了,嘿嘿。”她又解释到:“这很正常,看,她们三个早就回来了。”我顺着解说员的目光看去,正是那三个喊叫的女孩,用一张张抽来地纸擦着一股股不尽的泪水。周围也零星地有几个其他人,我只好回了微笑,闭上眼重温那一幕,却怎么也无法看到我返回之后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写下这篇日记,期待子女能看到并同我一起感受那神奇美妙的时空。

作于2016年4月25日


  1. 黑洞的参观导致了我的时空提前了三天,也使我自身时空扭曲了三天,因此我写日记是在参观之前。但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经历并没有扭曲,只不过我眼中别人的经历倒转罢了。 ↩︎

  2. 根据《星际穿越旅行条例》第219条:从事带有潜在危险的旅行活动须有真实乘务人员解说陪同,以提供物质、技术、心理支持。 ↩︎

  3. 仙女座服装打印公司专利生产,采用中子展开技术加工,具有良好的防护宇宙射线、维系信息功能的同时,也具有翻译外界信息、消除外时空噪音(外界干扰信息)的能力。 ↩︎

  4. 为了维持重力感,观光飞船是一边旋转一边前进的,就像一个巨大的摩天轮,飞船地面其实是外圆周。 ↩︎

  5. 指在黑洞周围光也不能逃逸的空间范围。 ↩︎

  6. 借助单向超四次元连接,提前触发乱序信息的逃离,借助霍金的黑洞蒸发效应,从黑洞中蒸发出乱序信息,凭借特殊仪器破解信息正确顺序并在分子排序机上重组信息,以使真人重回宇宙。 ↩︎